您当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线 > 安吉新闻网 > 全媒体新闻 > 安吉人文

红薯记忆

  冬日里,街头卖红薯用的小推车上散发出香喷喷的烤红薯味道,在寒风中似乎遥寄一种缠绵怀旧味道,一旦嗅到,心湖总会泛起一丝涟漪,波动出旧时记忆。人到中年,对时光格外珍惜起来,对生活亦愈加热爱,对过去也开始怀念着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,我刚记事,就感觉全村不止是我一家穷,大家都穷。尽管老家位于长江之滨,有着鱼米之乡美誉,那时抓革命促生产,实行计划经济,食品供给贫乏,红薯便成了生活中的主要食品之一。

  红薯在农作物中属于烂贱的一种,它易成活,房前屋后,田头地角,只要挖一块地施上点农家肥,埋上薯苗,勤浇点水,不久那嫩绿的藤蔓便爬满了坡地。深秋季节,天干物燥,地里会裂开一道道细缝,仔细看,能隐约看到埋在土里硕大的红薯。

  薯叶、薯藤,那时,在人们眼里都同红薯一样重要。嫩绿的薯叶拌点青椒炒,那是很好的下饭菜。收获红薯前,会把地上红薯的藤蔓先割掉,再一小把一小把地扎起来,挂在屋檐下晒干。寒冬初春,便成了喂养牛羊的上好草料。红薯的收获季节尽管在深秋,由于适合窖藏,保管得当,来年夏季,依然能够嗅到红薯的生鲜味。

  对红薯记忆深刻,许是它浸淫了我童年大部分食味情愫。那时,放学回家,肚子饿,没现在孩子们蛋糕曲奇巧克力的美味享受,只好从地窖里掏个红薯,用水洗干净,张开嘴巴就咬,脆脆的、甜甜的、润润的,一个红薯吃下去,便有个半饱。红薯最香的吃法是利用大锅柴灶的余烬焐熟:红薯埋入大锅柴灶余烬里,一个时辰后,拣出掰开,一缕金黄色的薯稀随着断面渗出,黄灿灿的薯瓤氤氲着香气,软糯糯的,恰似煮得生熟参半的鸡蛋黄,那也是童年最让我垂涎不已的美味。

  红薯还有很多种吃法,最让我怀念的是母亲做的红薯面条。将收获的新鲜红薯洗净搅碎,在清水大缸中用粗纱布过滤掉薯渣,薯浆经过日晒成粉,用这样的红薯粉擀成不薄不厚、一指宽的面条,煮熟后透亮润滑,用辣油蒜茸葱末一拌,那味道,香得透彻,润得至极。

  如今,生活越来越好,红薯再也不是我们的主食了,只作为五谷杂粮偶尔拿来调剂口味,大部分红薯是用来加工成粉做为粉丝粉条或烹饪打芡,童年时红薯味道就像根一样盘踞在骨子里;一到冬季,总会买上一个,手捧那烤得酥软温暖的红薯,绵绵的温馨也慢慢从眼光中渗透出来,忆过童年的人,都曾有这样的微妙感受?;衬詈焓?,过去的贫乏岁月会在记忆里清晰而不忘,这样,就会更加珍惜如今美好富裕的生活。

安吉新闻集团两微一端

安吉新闻网是由中共安吉县委宣传部主管,安吉新闻集团主办 | 浙新办[2004]28号 | 浙ICP备05010853号 | 本网电话/0572-5687119

制作维护/安吉新闻集团新闻中心新媒体部 | 新闻热线/0572-5223000 5678888 | 邮箱/ajnews@163.com | 地址/浙江省安吉县迎宾大道753号
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湖州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|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及chrome内核浏览器浏览本网

安吉新闻集团